华越视点
Viewpoint

华越视点

我市率先启动律师调解试点工作

我市率先启动律师调解试点工作2017年12月26日,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绍兴市司法局、绍兴市律师协会举行律师调解中心和律师调查室成立揭牌仪式,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律师调解工作室、绍兴市律师协会律师调解中心、绍兴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和浙江大公律师事务所调解工作室挂牌成立。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孙浩、绍兴市司法局副局长陈兴强、调研员周朔东、浙江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李旺荣出席仪式并揭牌,揭牌仪式由市律师协会会长楼东平主持,市中级法院立案庭负责人、市司法局律管处负责人及市律师协会副会长等参加仪式。陈兴强副局长在揭牌仪式上致辞,指出律师调解有助于当前律师制度改革深化和律师业务领域拓展,是绍兴市建设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有效载体,是司法行政机关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务实之举、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创新之举、更是满足群众美好生活需要的为民之举,陈局长强调,市级层面四个调解平台要在全市树立标杆、率先垂范,各区、县(市)要从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高度,参照市级四个平台模式,积极发动律师参与调解试点工作,全力打造新时代律师调解工作的“绍兴模式”。律师调解,是律师、依法成立的律师调解工作室或者律师调解中心作为中立第三方主持调解,协助纠纷各方当事人通过自愿协商达成协议解决争议的活动。市级四个平台建立后,将直接受理调解或接受中级法院委托进行调解,能及时有效化解各类矛盾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2018-01-09

王旭波局长参加全市深化推进...

王旭波局长参加全市深化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暨“雪亮工程”建设工作会12月28日下午,全市召开深化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暨“雪亮工程”建设工作会。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晓东出席会议并讲话。王旭波局长在会上作了《学习贯彻新思想开启改革新征程深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交流发言。在发言中,王旭波局长对下阶段全市司法行政系统深化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工作进行了部署:一是提高对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思想认识。全市司法行政系统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把深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与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紧密结合起来,准确把握新时代“深化依法治国实践”目标任务,以更高的站位、更大的担当、更实的举措推进改革工作。二是全面推进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全市司法行政系统要明确自身职责定位,强化组织领导,抓好工作落实,试出经验、试出亮点、试出成绩,为加快推进我市司法体制改革做出贡献。研究出台《关于全市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工作的通知(试行)》,健全完善刑事案件法律援助律师辩护工作无缝对接。要在柯桥区扩大援助范围试点,将所有适用普通程序的一审案件、二审案件刑事案件被告人未聘请律师的纳入法律援助范围,争取到2019年初,全市实现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三是努力实现案件辩护的量质齐升。司法行政机关、律师协会要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鼓励和支持律师积极开展刑事辩护业务,组织引导更多律师办理刑事案件。在推进过程中,要统筹解决律师辩护“量”和“质”的关系。通过建立法律援助专家团、志愿者队伍、律师人才库等形式,统筹调配律师资源,完善政府购买法律援助服务机制;加强律师刑事辩护业务培训交流,建立刑事辩护业务激励机制,强化刑辩律师职业道德教育,进一步规范律师执业行为,并加强律师执业权利保障,不断提高刑辩工作质量。四是健全完善制度、经费等各项工作保障。全市司法行政机关要加强与相关单位(部门)的协调沟通,制定出台《关于加强和完善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的实施意见》,制定完善法律援助值班律师职责、运行模式、监督管理、工作保障等规范化制度,健全完善法律援助值班律师选任、工作流程、值班考核等配套工作制度。深化完善派驻法院、检察院、看守所等法律援助工作站建设。严格落实《关于规范和完善司法鉴定机构鉴定服务收费的通知》要求,加强司法鉴定人出庭作证经费保障。五是注重总结提炼和宣传引导。要注重总结提炼,及时总结和培育我市司法行政系统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典型经验和鲜活案例,将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固化为制度成果,在全系统推广。要加强宣传引导,结合绍兴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建设,充分发挥以案释法的警示教育、案例指导、社会宣传等作用,让刑事案件庭审实质化的过程成为面向群众进行法治宣传教育的过程,增强人民群众的法治素养。

2018-01-09

市九里强制隔离戒毒所会同市...

市九里强制隔离戒毒所会同市禁毒办等单位举行全市高校禁毒公益联盟成立仪式为进一步拓展禁毒戒毒宣传渠道,切实加强高校在校大学生的毒品预防教育,不断提高他们的禁毒意识和拒毒、防毒能力,勇于承担历史使命与社会责任,近日,绍兴市九里强制隔离戒毒所会同绍兴市禁毒办、绍兴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以及全市十余所高校,在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稽山校区举行绍兴市高校禁毒公益联盟成立仪式。成立仪式在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学生的诗朗诵《守护那一片心灵的净土》中拉开帷幕,现场播放了绍兴市九里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的现身说法警示教育视频和禁毒微电影《迷毒青春》,鲜活的案例给在座的每一位大学生带去了直击心灵的震撼。期间,介绍了高校禁毒公益联盟成立的宗旨、章程与注册办法,呼吁政府相关部门、社会各界能够配合支持,形成合力,真切关心高校禁毒公益联盟的成长,宣讲毒品危害、传播禁毒理念、普及禁毒知识,发挥好高校的教育职能,共同把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做实、做好、做出成效。同时,希望大学生们热心禁毒戒毒公益事业,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担当,积极投身禁毒斗争,成为禁毒社会化工作的生力军。最后,大会还进行了授旗仪式,并在大学生代表的倡议下,现场所有大学生和与会人员一同起立宣誓“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2017-12-28

金登尚副厅长到诸暨调研基层...

金登尚副厅长到诸暨调研基层司法行政工作1月8日至9日,省司法厅厅党委委员、副厅长金登尚一行赴诸暨调研指导基层司法行政工作。期间,实地走访、考察了诸暨市枫桥镇司法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社会服务孵化中心、德林文化咨询公司、孝德委员会等地,详细了解基层司法所、人民调解、社区矫正、法律服务等业务工作开展情况,并以基层司法行政工作如何弘扬“枫桥经验”为主题召开了座谈会,听取了绍兴市和诸暨市关于创建“枫桥式”司法所,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加强新时代基层司法行政工作的汇报。座谈会上,金登尚充分肯定了绍兴市、诸暨市在围绕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所做的工作。他指出,绍兴市在着力创建“枫桥式”司法所的过程中有思路、有规划、有举措,为新时代发挥司法所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主体作用开创了良好局面,诸暨市作为“枫桥经验”的发源地,更要拉高标杆,勇于担当,自觉肩负起当好全省司法行政工作“排头兵”的重要职责。金登尚强调,新时代基层司法行政工作要进一步创新和发展“枫桥经验”,提高工作站位,明确目标任务,有序推进“一所两中心”建设。一是要以枫桥司法所为示范点,高度重视“枫桥式”司法所创建工作。打造“枫桥式”司法所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司法部、省厅关于加强司法所建设的精神的重要举措。绍兴市司法行政系统要通过创建“枫桥式”司法所,对基层司法所进行提档提质提效,发挥枫桥司法所在弘扬和发展“枫桥经验”的先锋模范作用,打造一批叫得响的司法所,使“枫桥式”司法所成为绍兴乃至全省的“金名片”。二要以弘扬新时代“枫桥经验”为目标,做好新时代司法行政的经验总结。要进一步挖掘“枫桥经验”内涵,切实做到边创建边总结,围绕法治宣传、公共法律服务、社区矫正和人民调解四大功能,积极挖掘新亮点、新特色,树立新品牌,为绍兴市和全省司法所建设提供样板。三是要以进一步加强职能发挥为目的,加快“两个中心”建设。要大力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建设, 实现实体平台、网络平台、热线平台三位一体,丰富完善公共法律服务产品目录,发展壮大法律服务队伍,探索创新法律服务方式方法,全面提升法律服务能力。同时有序推进社区矫正中心建设,根据省厅指导意见,结合本地实际,进一步整合资源,规范标准,突出实用性和功能性,确保精准矫正,切实提高社区矫正社会化、专业化水平。诸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宣方乐、副市长傅世平,绍兴市司法局局长王旭波等陪同调研。

2017-12-28

省律协业务指导委员会召开工...

省律协业务指导委员会召开工作会议 12月29日,省律协业务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业指委”)工作会议在杭州召开。省律协会长郑金都,副会长、业务指导委员会主任唐国华,省律协秘书长陈三联到会并讲话。会议由省律协副秘书长曹悦主持。业指委全体委员等近40人参加会议。       郑金都会长在开幕式致辞中对省律协各专业委员会的工作成果从四个方面进行肯定。第一,各专业委员会开展活动积极,内容丰富,实用性强。第二,积极研发法律服务产品,制定相关指引,形式多样,专业性强。第三,活动规模不断扩大,受众面广。第四,积极开展兄弟单位交流合作,互动广泛。同时郑会长也对2018年的工作提出了希望与建议。第一,希望各专业委员会进一步摸清“家底”。通过传统方法摸清各专业委会的相关数据,拿数据说话,来展示浙江律师的风采。第二,总结宣传。各专业委员会要加强总结能力,加大宣传力度。第三,资源共享。优秀研究成果要通过各种形式及时共享,促进整个行业的良性循环。       唐国华副会长指出,2017年各专业委会工作卓有成效,影响力有所扩大,并表扬了成绩突出的专业委员会。同时对各专业委员会2018年的工作提出了二点希望。第一,继续重视“三名工程”工作。高度重视“名品”打造,“名律”评选,同时对优秀专业律师的评选工作提出了要求。第二,2018年进一步注重实效、进一步互动开放、进一步加强共享。让浙江律师在长三角、在全国的舞台上展示风采。        陈三联秘书长指出2017年各专业委员会的工作可圈可点,既有特色又有亮点。他指出我省专业委员会的工作走在全国的前列,无论是与公检法的交流还是论坛、研讨会的举办,都取得了较好的成果。对于专委会2018年的工作主要从五个方面提出了要求。第一,在以服务为中心的大前提下,拓展业务。 第二,应充分发挥专业委员会的作用,多进行学习研讨,呈现出司法研究成果。第三,突出重点。各专业委员会应在一年的工作中进行一到两场重要的主题研讨会、培训。第四,省市联动,依托地市让更多的律师能够参与到专委会的活动中。第五,各专业委员会主任应当发挥作用,有所担当。委员会可以有动态管理,建立专业委员会工作一览表。第六,加强宣传。让专委会的工作亮亮相,利用官网、微信、杂志等进行宣传。       会上,各专业委员会主任分别就本委员会的2017年工作进行总结,对工作成果进行汇报,对相关问题予以反映,并规划了2018年的具体工作。各地市律协分管副会长就各地市律协工作的开展情况进行了介绍,并且提出了相应的宝贵建议。 

2017-12-28

企业名称与商标权冲突中驰名...

企业名称与商标权冲突中驰名商标认定及责任承担裁判要旨:在企业名称与商标权权利冲突不正当竞争纠纷中,如果被告从事的商品或服务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的商品或服务构成相同或类似,可以直接考虑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判断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没有必要认定驰名商标。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在无法适用惩罚性赔偿时,应当充分考虑被告的主观恶意,适度增加法定赔偿数额。案情:原告康成投资(中国)有限公司是知名连锁超市“大润发”(商标注册号5091186号)的商标权人。自1998年在上海开设第一家大型超市以来,已在我国大陆地区成功开设318家综合性大型超市,“大润发”商标已成为原告享有的驰名商标。被告大润发投资有限公司擅自将自己命名为“大润发投资有限公司”,并在经营中使用上述名称,构成在企业名称中使用原告驰名商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此外,被告在其网站以及实际经营宣传中突出使用原告“大润发”商标以及将“大润发”和“DRF”组合使用,意图混淆消费者,亦侵害原告的商标权。故康成公司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大润发公司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裁判: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明知原告已经注册使用涉案商标的情况下,仍然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与涉案商标相同的字号,即使规范使用,仍足以使相关公众产生使用“大润发”字号的企业与原告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的混淆和误认,故被告将“大润发”作为字号使用的行为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故判决被告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大润发”字样,并为原告消除影响、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一审判决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评析:本案系典型的企业名称侵害商标权的案件,其中对于企业名称侵害商标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中是否有必要认定驰名商标以及侵权民事责任的分析和判断,对于今后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1.驰名商标认定的必要性考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项的规定,对于以企业名称与其驰名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诉讼,当事人以商标驰名作为事实根据,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认为确有必要的,对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本案中,原告便依据上述规定主张被告擅自将原告驰名商标“大润发”登记为企业名称,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认定其商标为驰名商标。根据上述规定,并不是所有涉及企业名称权与商标权权利冲突的案件,都需要以认定所涉商标为驰名商标为前提,只有确有必要的,才需要认定所涉商标为驰名商标。“确有必要”的情形,应指被控侵权企业所从事的行业与所涉商标核定的商品范围不相同或不类似时。本案中,原告“大润发”商标核定使用的范围包括大润发公司所从事的超市业务,被告从事的业务领域与“大润发”商标属于相同服务范围内,故本案并无必要认定“大润发”商标为驰名商标。2.停止侵权民事责任的适用本案中,法院综合考虑“大润发”商标的使用时间、原告的经营规模、销售额、市场排名等因素,认定“大润发”商标在被告注册成立时已经成为相关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商标。作为经营同类业务的竞争者,被告在明知原告已经注册使用“大润发”商标的情况下,仍然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与“大润发”商标相同的字号,主观上攀附“大润发”商标知名度的不正当竞争意图十分明显。而基于“大润发”商标的高知名度,被控企业名称即使规范使用,仍足以使相关公众产生使用“大润发”字号的企业与原告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的混淆和误认,故被告将“大润发”作为字号使用的行为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在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情况下,被告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但就企业名称中擅自使用他人商标而言,如何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实践中并不统一。我们认为从更有利于执行的角度,判决停止将原告商标作为字号使用更有利于后续的执行。因为变更企业名称的前提是被告必须提供用以替代的名称,如果被告拒不提供,原告申请强制执行时,便会遇到困境。而且停止使用包含原告商标的企业名称,并不一定要变更,被告也可能直接注销相关的企业。因此,本案判决停止侵权的方式是立即停止使用包含“大润发”字样的企业名称,而非要求被告变更企业名称中的字号。3.法定赔偿对惩罚性赔偿的补充适用根据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大润发公司实施的行为满足“恶意侵犯商标权,情节严重”的要求,但由于惩罚性赔偿的计算基数是原告的损失、被告的获利或者涉案商标的许可使用费,但本案中上述方法均无法适用,故计算惩罚性赔偿数额基础的“上述方法确定数额”并不存在,进而惩罚性赔偿数额亦无法确定。但既然商标法已经规定惩罚性赔偿,说明商标损害赔偿制度应当遵循填补损失和惩罚侵权的双重目标,作为计算损害赔偿兜底方式的法定赔偿制度,同样应兼具补偿和惩罚的双重功能。在确定法定赔偿数额时,可以将被告的主观恶意作为考量因素之一。因此,法院在确定法定赔偿时将对被告的侵权恶意予以考虑,结合原告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法院判令被告承担300万元的赔偿。                                                             本案案号:(2015)沪知民初字第731号,(2016)沪民终409号                                                                                                 案例编写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凌宗亮

2017-12-28